李蓬国:危重患儿申报赴京治疗未果,生命至上就该特事特办

李蓬国:危重患儿申报赴京治疗未果,生命至上就该特事特办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资讯 > 李蓬国:危重患儿申报赴京治疗未果,生命至上就该特事特办
首页 > 网络资讯 正文

李蓬国:危重患儿申报赴京治疗未果,生命至上就该特事特办

2020-03-26 08:26:17 阅读 488

文|李蓬国

3月24日,湖北一志愿者向红星新闻报料称,有3名湖北籍危重恶性肿瘤患儿,因暂未开通进京渠道,无法赴京进行诊疗手术,正在向有关部门求助。这3名患儿中,有的求医4年,做过17场手术,现仅有北京一家医院愿意收治;有的化疗效果不佳,肿瘤面积持续扩大;还有的原定干细胞移植时间一再拖延,恐有生命危险。据患儿家属称,他们已联系北京医院的医生,只要他们抵京隔离14天后,便能入院收治。(3月25日红星新闻)

多名湖北籍危重恶性肿瘤患儿申请赴京治疗未果,我以为十分不妥,疫情不是无情的理由,为拯救生命而特事特办,才是对群众负责任的态度。

日前,北京警方通报了引发全国人民关注的“武汉刑满释放人员黄某英进京事件”,鉴于黄某英长期在监狱服刑,不了解北京疫情防控工作相关措施,且返京后居家未外出,未造成感染他人的风险,公安机关决定对其不追究法律责任。

黄某英是在2月21日离汉进京的,当时湖北特别是武汉的疫情十分吃紧。她虽未被认定为确诊或疑似病例,但作为密切接触者,已经出现发热、干咳、乏力等症状。在这种情况下,她依然可以进京,而由于最后没有确诊,“不了解北京疫情防控工作相关措施”,因此公安机关不追究其法律责任。

相对而言,“危重患儿申报赴京治疗未果”就过于刻板。这些患者及家属并非确诊或疑似病例,甚至连密切接触者也不是,更没有出现发绕等症状,为什么允许黄女士进京,就不允许他们进京治疗呢?难道,仅仅因为他们“了解北京疫情防控工作相关措施”?

这些年幼的孩子,他们身患重症,甚至生命垂危,进京治疗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在这种情况下,岂能对他们见死不救?北京市长热线工作人员称,根据最新政策,从3月25日0时起,湖北省武汉以外地区北京人员可以在线上进行申报,采取点对点的运输方式返京,“建议尝试申报,但是还未接到具体实施细则,能否通过还不确定。”既然目前湖北疫情已经得到控制,除武汉外,已经逐步解封。为何不能特事特办,赶紧救人呢?岂能坐等“实施细则”出台?

据患儿家属称,他们已联系北京医院的医生,只要他们抵京隔离14天后,便能入院收治。可问题是,他们尚未被批准进京,等待批准需要时间,而且“能否通过还不确定”。即便他们顺利获批,进京后还要再隔离14天,而在此之前,他们已经等待了数月,有的危重患儿已经生命垂危,还能支持那么长的时间吗?其实,早在2月份,这些危重患儿就应该获准进京,进京后隔离14天,不必等到今天就已经进院治疗了。

总之,生命是最可宝贵的,疫情不是无情的理由,不是见死不救的借口。“把人民群众放在心中最高位置”要落实到行动中,为拯救群众生命而特事特办,完全是必要和合理的,必须竭尽全力,灵活处理,而不能墨守成规,以“爱莫能助”的姿态袖手旁观。(文/李蓬国)

转载请注明出处!

 
 

粤ICP备17070154号

COPYRIGHT © 2015-2017 艺术分类目录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