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围观“红红火火”孵蛋的,给你们讲个故事

正在围观“红红火火”孵蛋的,给你们讲个故事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资讯 > 正在围观“红红火火”孵蛋的,给你们讲个故事
首页 > 网络资讯 正文

正在围观“红红火火”孵蛋的,给你们讲个故事

2020-04-15 22:48:43 阅读 488

北京自然博物馆朱鹮标本 摄影:郑钰

朱鹮又称朱鹭、红鹤,有“东方宝石”之美誉。它与大熊猫和金丝猴等同为我国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经过近40年的研究与保护,截至2019年,全球的朱鹮数量为5800余只,所有的野生种群都在秦岭地区,约3000只。朱鹮常集群在河流、池塘、沼泽、水田和旱地活动,以泥鳅、鱼、虾及昆虫等动物为食。春季是朱鹮配对繁殖的季节,野外放飞的朱鹮能否在自然界中成功繁殖,是衡量和检验当地自然环境的重要依据。

2014年刚入春,我和另外两位同事接到了一项艰巨任务:对2013年10月10日在河南信阳大别山区放飞的34只朱鹮开展持续监测。作为首批在陕西秦岭以外地区放飞的朱鹮,它们的生存状况牵动着很多人的心。

初探无果

董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河南省南部罗山县境内,坐落于大别山北麓淮河源头。这里主要保护山区森林中的珍稀鸟类及其栖息地,总面积4.68万公顷,属于北亚热带向暖温带过渡地区,气候温暖湿润,四季分明。

大别山朱鹮的栖息生境

初春的清晨,阳光透过淡薄的晨雾,穿过树叶间的空隙,一缕缕地洒在保护区大地上。我们驾车沿着崎岖的山路行驶了约1个小时,来到一片四面环山、丛林环绕的开阔地。年前这里下了一场大雪,现在大部分的稻茬田里都有积水,正是朱鹮觅食的最佳时机。

我们边走边用望远镜搜寻,遇到过路或在地里干活的当地人就上前询问他们是否了解当地朱鹮的活动情况。虽然保护区在朱鹮放飞前后都做了大量宣传工作,但仍有许多人不知道朱鹮长什么样,问是不是“鹭鸶”(当地人对白鹭的称呼)。我们便给他们描述朱鹮的模样并拿出画册让他们看,还模仿朱鹮“啊呜,啊呜”的叫声。张洼组的一位村民说:“这种鸟我见过,去年来过,过了年就没看到了。”

我们在附近搜寻一番后并没有发现线索,只好再到别处寻找。

一波三折

3月20日,我们来到彭新镇前锋村,一位大娘说:“朱鹮我认识,电视上播过,前些时间有两只朱鹮经常在这块田里打食,但最近老来的只有一只。”我们闻言喜出望外——终于找到朱鹮啦!

根据大娘的描述,我们推测这两只朱鹮可能已经配对产卵,不怎么出现的那只也许正在孵卵。不过我们仍有几分担忧,之前发生过猛禽追赶朱鹮的情况,大娘说的另一只朱鹮会不会出了意外?

为探明究竟,我们决定分成两组,对附近可能有朱鹮活动的区域进行拉网式搜索。

在稻茬田里觅食的010号朱鹮爸爸

晌午时分,我们终于在一块稻茬田里发现了一只正在觅食的朱鹮,它去年冬天绚丽洁白的羽毛如今已染上浓浓的铅灰色。通过高倍望远镜,我们很快认出这是2011年出生的雄性朱鹮,还佩戴着010号环。它正用长长弯弯的喙在水田里来回探插,每隔三五分钟便把捉到的河虾、螺蛳或水生昆虫等向上一抛,再用大喙接住吞下。它偶尔也能捕到泥鳅和黄鳝等大一点的动物,遇到这样的食物,它要把头向上抬起,经过好几次吞咽才能吃下。

大约1个多小时后,它仰起头“啊,啊”叫了几声,然后飞到空中盘旋半周后朝西北方向飞去。由于它的速度太快,我们没能跟上。

第二天我们又来到这里,直到下午2点左右才在另一块田里再次发现这只朱鹮。这次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留一个人在这里观察,另外两个人在附近各找一个制高点蹲守,希望能看到朱鹮的去处。30分钟,60分钟,90分钟,120分钟过去了,直到下午4点18分它才离开觅食地。

在夕阳的映照下,朱鹮翅膀下橙红色的羽毛显得更加绚丽多彩。我们趴在草地上,生怕被它发现。它一直朝西北飞,越过另一个山头后就消失不见了。我们在附近搜寻了近2个小时,无功而返。

第三天我们很早就来了,希望能有新的收获。上午10点28分,我们意外地看到了另一只编号为017号、出生于2010年的雌性朱鹮。我们之前的担忧打消了大半,看来017号雌鸟极有可能与010号雄鸟配对并筑巢产卵了。

按照朱鹮的繁殖习性,亲鸟产卵后一只负责孵化,另一只出来觅食,轮流孵卵。遗憾的是,由于这里地形复杂,山头重峦叠嶂,又让它溜掉了。

惊喜连连

3月23号是追寻朱鹮的第五天,中午我们来到红堂村元洼组村庄对面的山林中。这里环境优雅,丛林茂密,山林下是一片开阔的冬水田。

我用望远镜扫视四周,在一个池塘旁的树林中隐隐约约地看到一个巢,巢中还有个红红的小脑袋在晃动。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走近些又仔细观察。“巢里有朱鹮!”我激动得喊了起来,几个同事立即轮流用望远镜观察。果然是朱鹮!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在巢对面的山坡上选择了一个地势较高的隐蔽点,然后架起高倍单筒望远镜,穿过树林的空隙正好能看到这只正在孵卵的朱鹮。

直播画面:“红红火火“一家的巢图

营巢树是一棵高约10米、胸径20多厘米的马尾松,长在一个池塘坝埂上,巢位于树冠中一个较大的侧枝上。营巢树附近有很多高大的松树和山栎树,因此巢的顶部被大树的枝叶遮盖,十分隐蔽。

20多分钟后,这只卧巢的朱鹮站了起来,用它弯弯的喙拨弄着巢中如鸭蛋般大小、青褐色带有斑点的卵。“一枚,两枚,巢里已有两枚卵啦!”我边看边报数。通过腿环,我们辨认出巢中的这只就是前两天看到的017号朱鹮妈妈。它翻卵、理巢不多时后重新卧了下来,方位变动了一下。我们将其各种行为、时间及变化记录下来。为了确认它的配偶,我们耐心地等待另一只亲鸟回来换巢。

直播画面:卧巢的朱鹮在翻卵

中午12点52分,营巢树山坡后一侧山林中闪出一道橙红色身影。“那只朱鹮回来啦!”我激动地低声叫起来,大家急忙往天上看。这只姗姗来迟的朱鹮掠过山林和池塘,很快落到巢旁的一根树枝上,喙里还叼着一根巢材。我调好望远镜焦距一看,正是010号朱鹮爸爸。去年冬天,我曾看到它和009号在一起,没想到竟与017号朱鹮妈妈配对成功了。

巢里的朱鹮妈妈看见同伴回来后,第一反应是把头抬起,发出“啊”的叫声及粗哑的咕哝声。朱鹮爸爸四处观望了一下,没有发现异常,便走到了妈妈旁边,把叼来的树枝放入巢中,并咕哝了一阵。然后,妈妈站起来,它们共同把叼来的树枝放到合适的位置。接着,妈妈慢慢走出巢,展开翼下橙红色的双翅腾空而起,很快就在我们的视野中消失了。爸爸理巢一番后卧入巢中,先摇动几下身子坐稳,然后静静地孵起卵来。

直播画面:卧巢的朱鹮在理巢

我们继续观察,谁都不舍得离开。亲鸟每隔两三个小时就会换巢一次,在很多次换巢间隙,它们还要交尾亲昵一番,配合十分默契。直到夜幕降临,光线渐暗,我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第二天继续蹲守观察。

绿树新芽

进入4月中旬后,气温不断升高,巢区树枝的嫩芽更加葱绿茂密,把巢遮掩得严严实实。

朱鹮的孵卵期大约26天。我们推测小朱鹮即将破壳而出,这也是人工饲养的朱鹮在野外繁殖成败的关键一步。在笼舍里长大的亲鸟往往会着急地把尚未发育完全的小朱鹮从卵壳里剥出来,从而导致雏鸟流血死亡。

4月16日上午10点15分,当爸爸站起来翻卵时,我看到似乎有个小脑袋在巢里晃了几下。我担心看错,几番确认后才激动地低声告诉同事:“小朱鹮出壳啦!”同事们纷纷争着看“小宝贝”。这是朱鹮在消失了近半个世纪后,野外放飞不到半年时间里,第一只在大别山出生的小朱鹮!标志着朱鹮保护事业的又一大进展,对于恢复和扩大朱鹮种群以及缓解其濒危状况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亲鸟给刚出壳不久的雏鸟喂食

朱鹮亲鸟在雏鸟出壳后能否喂进第一口食物,是决定雏鸟能否存活的关键一步。好几个小时过去了,没看到亲鸟喂食,我们都有些着急。

小朱鹮几次晃动着小脑袋用喙触碰亲鸟喙边,这是在乞食,但是亲鸟好像有点紧张,几次都没能衔住雏鸟的头。刚出生的雏鸟体质柔弱,不一会儿头又落了下去。

直到下午3点26分,当小朱鹮又一次把喙放入亲鸟喙边时,亲鸟低着头张开喙把雏鸟的头和喙轻轻衔入自己口腔,抽搐了几下,终于把消化了的食物黏液反刍进了雏鸟喙里。

“成功啦!”我激动得差点蹦起来。接着是第二口,第三口……雏鸟吃饱后就趴在巢里不动了。

此后,双亲每天轮换回来喂食,次数也日趋增加。

生存竞争

4月19日,巢里出现了两只小朱鹮。亲鸟每次喂食都是先把老大喂完才喂老二,因此老二得到的食物较少。几天过去了,老大比以前长大了不少,乞食行为愈加强烈,还常常啄老二的头。弱小的老二只好低头认输。

幼鸟开始自己梳理羽毛啦

平时亲鸟最多出去两三个小时就回来换巢,可是22号下午,爸爸出去近4个多小时也没回来。妈妈在巢中左顾右盼,雏鸟们晃动着小脑袋“叽叽叽”地叫着,妈妈也是饥肠辘辘。最近农民开始整理农田准备播种水稻,田间有很多人在使用机械干农活,这些很可能干扰到了朱鹮觅食,也许这正是朱鹮爸爸迟迟没有回来的原因。

夜里,一场暴风雨把我从梦中惊醒,我立即想道:这对年轻的朱鹮夫妇能否在恶劣天气下把宝宝照顾好呢?

天刚亮,我就匆匆赶到巢区。暴雨过后,田间和树林中散发着浓浓的泥土味。我迫不及待地拉开支架,调好望远镜。镜头里巢中有一只亲鸟静静地卧着,不多时另一只亲鸟也回来了,老大急迫地乞食。但是几轮喂食中,都没看到老二起来争食,直到下午也没有看到它的身影。我连换了几个观察位置,但都因位置太低或树叶遮挡无法看清巢中的情况。

我猜测,老二由于最近食物缺乏、进食太少而日渐体弱,加上昨夜暴风雨的侵袭,很可能已经死了。几天后,我们在池塘旁发现了老二干瘪的尸体。

工作人员给营巢树裹上塑料薄膜,以防蛇类等天敌上树

幼鸟初长成

5月初,小朱鹮胖胖的身体已长满羽毛。这是朱鹮幼鸟发育最快的阶段,每天要进食30~40次,营巢树干上和树下的地面上满是白白的粪便。

中午的气温达到20℃以上,蚊子和小虫不时地骚扰我们,蛇也频繁地出来活动了。为了防止蛇和其他天敌伤害朱鹮,我们每天中午和下午在营巢树附近各洒一遍雄黄和一些药品,并在营巢树及附近树木的树干上裹了2米高的涂抹了油的塑料薄膜,还在巢下一米多高处安装了防止雏鸟坠亡的尼龙网。

满月后的幼鸟已经可以站起来向亲鸟索食了,亲鸟张开大嘴,将食物反刍给幼鸟

5月中旬,小朱鹮满月了。它头上裸露部分呈橘黄色,身体和羽毛基本发育完全,可以在巢中来回走动了。它的食量更大了,亲鸟回巢后它便不停地扇着翅膀在亲鸟喙边啄个不停。亲鸟每次只能喂它五六口固状食物,喂完后赶紧站到离巢较远的树枝上休息,等另一只亲鸟回来换班。

到了5月下旬,小朱鹮已经羽翼丰满,不安现状,在巢和侧枝上不时地练习扇动翅膀,有时还会腾空。亲鸟的喂食次数也逐渐减少了:减轻体重有利于幼鸟出飞。双亲经常在巢区来回盘旋,引导和刺激小朱鹮早日出飞。

5月29日是小朱鹮出生后第43天,它走到一根较粗的树枝上,展开双翅来回跳动,几次试飞后却都停了下来。现在它唯一缺少的是勇气和胆量。上午9点18分,它再次腾空而起,完成了初飞。只见它跌跌撞撞地飞出树林,翱翔在晨光中,展翅在蓝天白云间。

幼鸟练习扇翅膀,要起飞啦

本文为《大自然》杂志原创,刊发于2017年第4期

欢迎收藏和分享,请注明文章出处

编后:

尽管文章记录的这对朱鹮父母失去了其中一个孩子,但是这就是万物生灵们必须面对的一切,有来自大自然的考验,有人类社会带来的影响,也有为了保护它们生存而做出的努力。因此,关注它们,不应该仅仅是幼鸟孵化的过程,还需要我们给予它们更长远的关注:关注它们的野外生态环境,关注它们的种群扩大,关注它们的种群多样性……

相信文章里这只最终振翅高飞的新生命,已健康成长并且繁育了自己的后代。也祝愿受到百万网民围观的“红红”与“火火”迎来小生命顺利破壳。希望这种美丽而幸运的鸟儿能够得到大自然的宠爱,更希望它们能够得到我们人类的珍爱。

愿一切美好生生不息。

作者:黄治学(河南董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编辑部审校:李峰

责任编辑:郑钰

排版编辑:付琦

戴口罩勤洗手

多通风少聚集

转载请注明出处!

 
 

粤ICP备17070154号

COPYRIGHT © 2015-2017 艺术分类目录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