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小伙成为首批接种新冠疫苗的志愿者!他曾驾驶救护车接送确诊病人!

恩施小伙成为首批接种新冠疫苗的志愿者!他曾驾驶救护车接送确诊病人!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资讯 > 恩施小伙成为首批接种新冠疫苗的志愿者!他曾驾驶救护车接送确诊病人!
首页 > 网络资讯 正文

恩施小伙成为首批接种新冠疫苗的志愿者!他曾驾驶救护车接送确诊病人!

2020-03-29 20:46:23 阅读 488

恩施小伙向亚飞是首批

重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疫苗

(腺病毒载体)Ⅰ期临床试验志愿者

他曾义务接送医务人员上下班

也曾驾驶救护车接送患者,与疫情赛跑

向亚飞说:

向亚飞 瞒着家人报名

成为新冠疫苗试验志愿者

我国研制的重组新冠疫苗获批正式进入临床试验。试验招募志愿者108人,注射接种后将集中隔离观察14天。

向亚飞看到招募志愿者信息后,瞒着家人填写了报名表。3月16日早上,江苏疾控中心打来电话,通知向亚飞下午到武汉特勤疗养中心体检,看是否符合接种重组新冠疫苗。

3月17日,向亚飞接到通知,他正式成为首批重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疫苗(腺病毒载体)Ⅰ期临床试验志愿者,编号006。向亚飞简单收拾行李后,便前往接种了重组新冠疫苗。随后,向亚飞在朋友圈里分享了自己接种的图片,并配上一句:疫苗战新冠,我们在行动。

试验期间,志愿者要进行7次血液样本采集,注射疫苗前后需要各采集一次,后面5次采集将在接种后的第7天、第14天、第28天、第3个月、第6个月进行。

“虽然整个周期很长,但我相信陈薇院士和科研团队,坚信一定会胜利。”向亚飞说,由于对重组新冠疫苗未知,心里难免有些恐惧和担心,但想到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就没有退缩。

目前,向亚飞在武汉一家疗养院进行为期14天的医学观察。

留在武汉

接送医务人员上下班

向亚飞为什么会义无反顾为新冠疫苗“探路”?他的故事,要从疫情刚刚发生的时候说起。

2014年,向亚飞从华中师范大学传媒学院毕业,随后就职于湖北装备制造促进会,从事新闻编辑工作 。2016年,向亚飞在东湖附近开了一家名为“巴东味道”的餐馆,专门经营具有巴东特色的“土菜”。鼠年之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武汉,喧嚣的城市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原本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回巴东过年的他,被关于疫情的新闻报道触动,向亚飞坐不住了,思考了一夜,决定留下来为自己生活的城市做点什么。

经过深思熟虑,向亚飞决定留下来做一名志愿者。1月23日凌晨5点,向亚飞把这个决定告诉了女朋友,并得到了女朋友的同意和支持,送走女朋友后,他加入到朋友组建的接送医务工作者微信群,当晚,向亚飞就上岗了。

1月24日,大年三十。向亚飞去接一位逆行的护士,上车后,这名护士一句话也没说,在手机上看着家里的团年饭,哭了。下车后,护士擦干眼泪,把简单的行李放到门卫室,便匆匆跑到医院急诊室报到。

“这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画面。”向亚飞说,看着白衣天使远去的背影,默默地为她祈祷着平安。接下来,向亚飞一直在武汉接送着医务人员。

成为一名志愿者

驾驶救护车接送确诊病人

武汉市政府发布招募青年志愿者的信息后,向亚飞第一时间填好资料,发送给离家最近的东湖风景区管委会。

1月26日,向亚飞和另外四名志愿者接到报到通知,任务是开救护车。1月27日中午,向亚飞第一次上了救护车,人生第一次开救护车,向亚飞说,当时心里还真有点害怕,但穿上防护服,又感觉这是一种责任和使命。第一次一个人去接确诊新冠肺炎病人,向亚飞说,当时心跳加快,但当确诊病人坐上车后又感觉内心很平静,只想快点把病人送到医院 。上岗第一天,向亚飞共转运了8名确诊病人,一直工作到凌晨两点。

第二天、第三天,向亚飞逐渐战胜了对病毒的恐惧,开始与患者轻松地交流和沟通。

新冠特效药还有多远?将来人人都要打疫苗吗?中科院专家这样回答

目前,国内新冠肺炎疫情的情况逐渐向好。科研人员对新冠病毒疫苗、有效临床药物的研发、攻关进展如何?将来人人都要打疫苗吗?特效药离我们还有多远?

日前,央视新闻《新闻1+1》连线中国科学院副秘书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对热点问题进行解答。

一、 到今天,我们对病毒 有多少 了解?

周琪表示,对病毒的研究,可以用“万里长征第一步”来形容。面对病毒,它从哪儿来、将到哪儿去,它是什么样子?到今天为止,也只了解了一点点,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二、 目前, 病毒在中国仍未发现有重大突变

周琪称,病毒要存活下来,变异是必然的。现在全球有很多文章在描述病毒发生变异的情况。

但从中国来看,病毒变异并不显著。 从1月11日发现病毒,测了全序列后,到今天依然没有重大的突变发生。这跟国际上其他国家发现的情况可能不太一样。

三、发现鉴定并公布病毒全序列意义何在?

1月11日发现病毒并鉴定全序列,是抗“疫”工作最根本的突破 。如果没有全序列,就无从研究诊断试剂,也无法做开发疫苗的相关工作。

四、检测试剂的灵敏度和准确度怎么样?

周琪表示,在短时间里,检测试剂和装备的发展非常迅速。 基于1月中国公布病毒的全序列,已经开发了很多种不同的检测手段。检测的灵敏度、检测的时间,都在向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

现在国家药监局已经公布了多批检测试剂盒和相关装备,部分装备也在向海外推广和出口,在检测手段上有了革命性的更新。

五、新冠病毒未来能做到自测吗?

周琪称,在目前公布的部分产品里,已经有了自测或者在社区应用的一些场景化设计,希望未来有一天,检测手段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非常便捷地完成这些检测。

六、特效药离我们还有多远?

这一次针对新冠肺炎的研发,目前还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特效药。所谓“10年周期,10亿美金”, 药物的研发是一个不短的过程。但今天我们面对的不是一个从头起步的过程, 因为针对冠状病毒的研究,已经持续多年了,很多工作应该在不远的将来能够取得成功。

七、将来人人都要打新冠疫苗吗?

周琪表示,流感的疫苗也不是所有人都打,期待未来有更好的治疗手段和防疫方式。

八、是不是只有造出疫苗才能结束疫情?

在抗“疫”过程中,所有手段都是必要的,都是应该储备的, 疫苗是一个重要手段但不是唯一手段。

来源/央视新闻 巴东发布

责编/孙跃

编辑/黄頔芳

转载请注明出处!

 
 

粤ICP备17070154号

COPYRIGHT © 2015-2017 艺术分类目录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