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小说我在北海传销七天之终章·诀别

真实小说我在北海传销七天之终章·诀别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资讯 > 真实小说我在北海传销七天之终章·诀别
首页 > 网络资讯 正文

真实小说我在北海传销七天之终章·诀别

2020-03-26 08:26:33 阅读 488

终章·诀别

2018年8月26日,我从睡梦中被人推醒,万万没想到我深陷危局还能睡得这么香,我睁开惺忪的眼睛,7点不到,书生在一旁收拾东西看样子准备出门。

“今天带你去见见世面,赶快起来”书生催促道。

“去哪里,我昨晚感冒了,现在肚子疼得难受”我捂着肚子,表现出一副很痛苦的表情,眼皮直跳,难道计划暴露了?

书生犹豫了下,随后说道“这样,路上给你买点药,现在我们赶时间,你赶紧起来”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很重要吗”直觉告诉我问题很严重,很有可能会打乱我的计划,我假装生病,结果却发现人性根本经不起测试。

“重要!总之你跟我走就是了”书生急不可耐。

我忐忑不安,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只能随机应变,我跟随书生走了一段路,来到另外一个小区等待,来的人是源悟姐,她带了一对父女过来,我们跟随源悟姐上了车,一路上我甚至干呕了几次书生也豪不在意,我实在不明白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能让书生如此执着,重要到兄弟生病了亦毫不动摇。

 

汽车几经辗转,我们来到银海区海鲜美食城,跟随源悟姐进了一个大包间,里面有7个人早已等候多时,看见我们来了热情的欢迎我们,安排我们坐下,桌上摆满了早茶,看得我直流口水,刚才干呕的原因应该也是饿的胃疼吧,7个人中为首的是一个中年大叔,大概50岁左右,衣冠楚楚,气宇轩昂,说起话来却也平易近人,见人到齐了,招呼大家赶紧动筷子,冷了就不好吃了,我此时明白了我的计划并未泄露,只是今天早有安排,想到这松了一口气,我也不含糊,既然知道是鸿门宴,那吃饱再想办法,饿了一早上,我狼吞虎咽一番,丝毫不顾及形象,而一旁的书生及源悟姐如履薄冰,细嚼慢咽,我冷笑着瞟了一眼,嗤之以鼻。

 

酒足饭饱,中年大叔开始说话:“各位北部湾的家人们,今日一聚主要是跟大家相互认识,今天来了两位新人”大叔看向我,我站了起来,跟大家打了声招呼,另一个的则是源悟姐带过来的老伯,他没有吭声,笑了下。

中年大叔指着旁边坐着的几位继续说道:“这几位是刚上平台的老总”,我看向他们六位,有男有女,年龄大相径庭,靠着中年大叔座位的年轻人应该还没我大,只是打扮时尚,稍显成熟,中年大叔介绍他们的时候,他们点头微笑示意。

 

难怪书生一来眼神里对这些人充满仰慕,原来这些人就是所谓的老总,今日终于得以相见,让我困惑的是我旁边的老伯,他是被女儿带过来的,满脸皱纹,黝黑的皮肤,瘦骨嶙峋,看起来就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而年龄估计已近花甲(根据加入的女儿保守估计有30岁推断),我纳闷:北部湾项目加入条件不是低于50岁吗,难道因为情况特殊降低标准了?我看着这7个人,完全就是一副路人甲的感觉,出乎预料的是今天竟然来了7人,也许是看我们迟迟没有想法,他们轮番上阵在今天合力想把我们拿下吧,好家伙,也太看得起我们了!

 

果不其然,中年大叔开始安排让他们对自己的成功经历进行分享,为我们新人提供经验,于是他们各显神通,轮番对我们洗脑,每一次讲完都像是一场思想上的博弈,让人心力交瘁,一位大姐,讲的是她从负债百万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走上人生巅峰的励志故事,绘声绘色的演讲能力折服在场所有人,让我不禁惋惜,这么优秀的一个人却选择了一条没有结果的道路,这些天我内心压抑,这里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出身平凡心有不甘,来了这里,内心那团欲望的火焰被点燃,而后被他人利用,沉浸在梦境中无法自拔,没有对错,只是立场不同,因为很多事真的越来越像假的,而假的越来越像真的,错的不是我们,而是这个社会病了!

 

终于,女朋友打来了电话,我故意把铃声开到最大,迟迟未接。

“谁打来的,没事,你先接电话”小老总(他们对中年大叔的昵称)看了我一下,慢条斯理的说道。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我佯装无地自容,尴尬的拿起手机。

“喂,老婆,什么事”我温柔的问道。

“你怎么还不回来,都这么多天你到底干什么去了,之前说好的时间你到现在还在外面,你是不是在外面花天酒地不想回来了,我跟你说,明天给我回来,不回来你一个人过吧”电话里她暴躁的说道。

 

“我说了我办完事就回来,哼,我在外面鬼混,我还不是为了你,跟我分手是吧,来啊,谁怕谁啊,要滚就赶紧滚,别妨碍老子赚钱”我气急败坏的拍着桌子,电话里冲着她吼道,让在座的一脸尴尬。

“没事,家事而已,咱继续”我掐掉手机,心平气和的说道。

分享继续进行,可我完全听不进去,看了看时间,接近十点三十分,我买的14点的飞机,证件都在家里,中午12点前势必回去,要不然计划将泡汤,这个机会错过了谁知道后面有什么变故,怎么办,我绞尽脑汁仍然没有办法。

万幸的是电话再次响起,她再次打回来电话,我大喜过望。

 

“你们继续,我先出去一下”他们猜测又要大吵大闹,也不勉强。

“我欺骗你感情?,我他妈还不是为了你,我跟你说,现在我帮国家做事,几年后房车都有,就因为我迟迟不回你要跟我分手,我要是错过机会,谁他妈来养你,傻啊,有钱不赚啊!”我站在门口歇斯底里,路过的人都是异样的目光看着我。

 

吵完后我若无其事的回来,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表情凝重,果然,效果明显,剩下的几个人因为我的搅局,分享的时间缩短,我想应该是刚才说了些隐晦的东西他们怕被别人盯上所以想匆匆结束,我继续施压,不在状态,时不时拿出手机发几条消息,书生面红耳赤,从头到尾未说话,小老总时不时看下时间,临近12点,最后一个人分享结束,小老总看向我和大伯:

“不知道你们两位听完分享有什么感受,是不是想早日加入我们这个大集体中来呢”小老总说道。

 

大伯一个劲的点头,嘴里呢喃着“好”“好 “好””

“那是当然,我们会尽快加入,非常感谢盛情招待”我说道。

小老总知道今天看样子是拿不下来了,也不着急。

“好,那我们以茶代酒,希望在团队中早日看到二位”小老总笑着说道。

临走前为了彰显自己的能力与地位,叫了两辆车分别送我们回去,我和书生上了凯迪拉克,车主是一个体态臃肿的胖子,戴着名表和金项链,看起来像个土豪,在车上滔滔不绝地讲着未来这里的发展趋势以及个人如何顺势而为,似乎一切尽在运筹帷幄之中,我无动于衷,这些话对我来说就是聒噪,他开着手机导航,我瞥了他手机一眼,机壳破旧,屏幕磨损严重,想不到一个土豪竟然配一个连我都嫌弃的烂手机,简直不可思议。

 

  他送到我们香槟郡门口,所幸,我在12点左右回来,而家中花花大成和朵儿都出去了还没回来,我和书生在客厅沙发上坐着,我抽着烟顺便给他点上。

  “兄弟,刚才的情形你也看见了,我得回去一趟,要不然真的要出事”我表情凝重,焦虑的说道。

  “先别急,这事是你不对,凶人家干嘛,在电话里好好安慰一下,双方先消消气”书生耐心的劝我。

 

  我一个箭步进了房间,拿起我早上早已收拾好的行李,检查好证件齐全后,拎着包就往外走。

  “你干嘛,你要上哪去,我跟你说你别乱来”书生一脸惶恐。

  “不行,我得回去一趟”说完我打开房门,迅速的跑了出去,随后狠狠地把门关上。

  书生坐在沙发上,目瞪口呆,一时茫然。

  我乘坐电梯下了楼,一路上惶恐不安,担心路上被人截住,手机紧握以防情况有变立即报警,幸运的是,路上没有遇到熟人,可是香槟郡小区太大,找了半天竟没找到正门,令人抓狂,无奈只好边走边问。

  走到门口,书生在旁边的石柱坐着,静候多时。

  “你就这样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是不是有些不妥?”书生看着我,似乎是一种诚恳的请求。

 

  “有什么不妥,我女朋友生病了,我回去陪她不行吗”我理直气壮的说道,不给他任何机会。

  “花花她们知道吗,你至少跟她们说下”书生见场面无法控制只好拿出最后一张底牌。

  “我走得急,回去再说也无妨”我懒得理会他的要求。

  “现在说!好歹人家诚心诚意招待你几天,你莫名其妙就走了,你让我以后怎么做人”他似乎是一种命令的语气,对我而言不过是垂死挣扎。

 

  我看着他,叹了口气,为防止有变,在拨通花花手机之前提前打好的士。

 “怎么回事,阿贵,怎么就突然急着走啊,是不是我们没招待好,有什么话你别憋在心里可以直说,要不这样,你先等下,我马上过来”花花在电话里焦急的说道。

  “喂,你说什么,我听得不是很清楚,嗯,可以......我后面跟你说,好的”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而这时的士过来了,我看了眼书生,无奈的叹了口气上了车,他蹲在门口,呆呆的看着我离开,我回头看了看书生,他的身影与我渐行渐远。

 

  “离开这里?”师傅问我。

  “是的,我要回家”我看着窗外的一切,真与假一念之差,有时候相信的人多了,也便成真的了,而我,宁愿忍受人间生活的不易,也不愿不明就里的在泡沫中做着春秋大梦,生活酸甜苦辣,这才是真实的人生啊!

  的士大概下午一点到的福成机场,我看着香槟郡的方向,攥紧拳头,“兄弟,终有一天我会让你醒来,当你明白一切只是黄粱一梦,希望你能挺住”

  我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110吗,您好,我朋友在湛江做水产生意,邀请我来湛江玩,却让我飞到南宁,然后又带我来了北海,说这里是老湛江,请问湛江跟北海是一个地方吗”我说道。

  “什么湛江跟北海,北海就是北海,你是不是搞错了?”电话里警务人员说道,也许她没听清楚或者只是认为我弄错地方了。

 

  “好的,我待会问问他,谢谢”我挂断电话,摇了摇头,关上手机,头也不回直接离开了。

 8月26号成功离开北海回到南昌 

 

 

 

 

后记

回到家的那一瞬间,泪眼模糊,我跟她深深的抱在一起,许久后心情恢复平静,然后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对她娓娓道来,她听得心惊胆战却难以置信,我回来的时候特意收集了一些证据,有北部湾特供的扑克、富三代酒包装和相关录音等,她看完后脸色发白,如果不是我亲身经历,谁能想到在祖国的某个角落竟有如此阴暗的一面,回来后那些天我辗转难眠,这件事如挥之不去的阴影,一直在脑海里循环,想想仍心有余悸,期间找了大量关于北海传销的资料,试图找到解救书生的方法,他陷入已久,拉他出来必然是一场攻坚战,回来后的一段时间里还时不时收到他的短信问我什么时候回来,似乎对我仍然抱有幻想,而我跟他聊天时显得漫不经心,无非是想让他打消念头,我问他过年回不回家,他沉思很久说道:“再看吧!”

文章来源:野马,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转载请注明出处!

 
 

粤ICP备17070154号

COPYRIGHT © 2015-2017 艺术分类目录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