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小说我在北海传销7天 第六章·加入的准备

真实小说我在北海传销7天 第六章·加入的准备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资讯 > 真实小说我在北海传销7天 第六章·加入的准备
首页 > 网络资讯 正文

真实小说我在北海传销7天 第六章·加入的准备

2020-03-26 08:26:29 阅读 488

第六章·加入的准备

8月24日,昨天防城港一日游折腾的精疲力竭,晚上睡得特别香,一大早起来精力充沛,花花、书生他们几个人晚上睡得很晚,起来却比我早,我真怀疑是不是自己嗜睡,吃过早餐,花花、大成和朵儿因为有事出去了,只留下我和书生,我猜测没准他们也是出去串门或者学习相关技能,自从来了这里,发现他们举手投足得体大方,谈吐交流文雅礼貌(花花生气时除外),就连书生这种以前内向的男生也能站在台上侃侃而谈,特别是做事情时表现出非比寻常的耐心和果断,现在的书生,令人耳目一新。

 

  我在沙发上刷着抖音,书生在打扫客厅,随后烧好一壶开水,我意识到待会可能会有客人来,但此时我没有了之前的排斥感,我更想把一些细节上的问题弄清楚。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便有人敲门,我打开门,迎面而来的而是一位中年大姐,很热情的跟我打招呼:

“小伙子,叫我美香姨就行,今天受你兄弟所托来跟你具体讲讲这事”她坐在沙发上,举止端庄,从容不迫。

 

“你来这里也有几天了,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特意为你答疑解惑,心里有什么疙瘩或者不懂得都可以问我”也许是天气炎热,她过来时满头大汗,喝了几次水总算好点。

书生在一旁打扫卫生,她一过来就直奔主题,看来是有备而来,她看着我的眼睛,试图在探寻什么,我低下头喝了口水,避开了她的锋芒。

 

“姨,防城港回来后我在想我需要做哪些准备工作”我不解问道。

“今天姨也是为这事来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五级三晋制”

“之前有朋友跟我聊过”我想起前些天大胸姐说过这事,但具体细节未透露太多。    “听说过是吧,行,我今天跟你讲讲它是如何运作的,你也知道,我们能够幸运的来这里得益于内部推荐,如果你加入了,相应的你就获得三个内部推荐名额,这时候你才有权利邀请自己的亲朋好友参与该项目,记住,你只有三个名额,那好,五级三晋制中投资69800获得21个份额知道吧?”

“嗯”我点点头。

 

“69800获得21个份额是一个门槛,代表你正式进入该项目,成为内部的一员,同时你将获得推荐的权利,这时有一个称号叫做业务员,代号为A,当你成功推荐三个朋友加入,这时你将会晋升为高级业务员,代号为B,此时你将失去内部推荐权,你要做的工作就是帮助你的三个朋友晋升为高级业务员,当你的三个朋友成功晋升为B时,你将再次晋升成为业务经理,代号为C,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和你的帮助,你的三位朋友晋升到C时,恭喜你,成功上总,代号为D,上总意味着在平台之上,站在金字塔塔尖,领着高额的薪水,实现财务自由”美香姨的一番话让自己都激动不已,赶紧喝口水平复下心情。

“那这个投资69800获利1040万和内部推荐有什么关系,不是只要投资69800就可以获利1040万吗?”我不太明白。

 

“当然不是!想想看你要是成功了你会不想让自己的亲朋好友富起来?先富带后富是振兴中国经济的战略指导,中国未来要产生2亿的中产阶级,这么重要的任务由谁来完成?由千千万万的北部湾人完成,我们北部湾人不仅要自己过上富裕的生活,还要帮助更多的贫苦百姓富裕起来,成为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儒商,很多人还抱怨为什么只有三个名额,怎么,三个名额还嫌多啊,自己哪天成功了家里的兄弟姐妹不应该扶持一把吗?”美香姨理直气壮地说道,让我一脸尴尬。

 

“不是不是,老话说的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要是成功了,肯定不会忘记帮助我的兄弟姐妹,一定会让他们和我一样过上富裕的生活”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到D(上总)是结束了吗,也就是能直接拿走1040万?”我问道。

“D指的是上总,每月能够获得普通人难以企及的薪资,但D之后有D1、D2、D3、D4,最后出局,带走1040万,D1、D2、D3、D4分别复制之前的模式,上总之后将不能带团队,不能在一线工作,将获得一周的假期,由组织提供23000元的经费用于购买黄金以及旅游使用,不能结余,为的是带动当地经济,充分发扬投我以桃,报之以李的北部湾精神,当你达到D4,你将成功出局,税后带走1040万,你可以颐养天年或者再次创业,毕竟有了一次美好的经历,很多人离开后会进行二次创业奉献国家”美香姨说道。

 

“那投资69800要多久才能拿到1040万?” 我咽了下口水,彻底迷住了。

“这个看个人情况,有些业务能力好的两三年大概,有些差一点的要三四年左右”

“那我离开北海可以继续做吗?或者我如果有事暂时离开一段时间后面再回来还能继续做吗?”

“小伙子,这是国家项目,不是你随意去哪都能做的,只有北部湾才有这个特权,另外,如果你有急事要回家处理,你购买的份额依然保留有效,就拿我来说,前段时间我婆婆生病了,我不也回去了好几个月照顾她,没事这你放心,这个是跟国家签了合同,你加入了,中途遇到急事回去不会给你作废的”美香姨温和的说道。

“那我要如何进行申购呢”我不解。

 

“你要申购的话需有介绍人陪同你去北部湾任意一家国有银行进行申购,银行会让你填保密合同,需要你、介绍人以及银行三方签字才能生效”

“之前有听说投资69800,下月会返还19000是吗,怎么返还,是退回银行卡还是现金?”我说道。

“19000是银行退还给你的利息,你当月申购下月10号就可以去银行领取现金”

“那要是成为B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上去C会降下来吗?”我把心中的疑问提了出来。

 

“不会的,在咱北部湾你要是有困难会有成百上千人推你上去,这事没你想的那么难,不要对自己没信心,相信自己能行的”姨鼓励我说道。

 我思忖了下,该问的也问得差不多了,但总感觉心里不踏实。

 

“实不相瞒,姨也是赣州人,姨现在52岁了,来之前在赣州事业单位上班,我以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跟你保证这个事情是合法的,是国家赠与普通老百姓的一个福利工程,我是确定它是国家项目,千里迢迢赶来北部湾,投身于我们祖国的建设中,我们素昧平生,姨没必要骗你,赣州市城市建设局听说过吧,位于章贡区红旗大道附近,姨之前就在那上班,我现在是停薪留职,小伙子,我再过几年也是退休拿养老金的年纪了,姨为啥还要不辞辛苦啊,我家还有两个女儿在读大学,婆婆住院,这里里外外都需要钱,而这事不仅让自己成为北部湾经济发展的建设者更重要的是还能给我带来一笔不菲的收入,解决我目前经济上的困境,人都是自私的,没有物质怎么谈理想啊,就拿你来说,快结婚了吧,那需要买车买房,现在楼市的房价有多高你也有所耳闻吧?,你自己想想结婚的钱还差多少?,条条大道通罗马,有一条直达的捷径为什么不走?这条路至少可以让你少奋斗十几年!”美香姨用心良苦的说道。

 

 美香姨的一番话让我感同身切,我深深感受到身处于这个社会的巨大压力,尤其是在最黄金的年龄段做着最卑微的工作,拿着低薄的工资,慢慢的过成了最不想成为的样子,有些时候,照着镜子都会觉得自己恶心。

 

“姨,您是赣州人?好巧,我也是,尼勒晓得南空,捱舅嘿南康宁,捱宁逆股累家具场骂踹米昂(客家话,翻译为您知不知道南康区,我就是南康人,我们那里家具厂在整个赣州小有名气)”我有意使用客家话目的是查验姨是否为货真价实的赣州人。

 

  “奥,南空捱还外嗯晓得,老早经常上南空廖,捱屋里尤一钙亲切舅嘿南空宁(客家话,翻译为南康我当然知道,以前我经常去南康玩,南康区我还有一个亲戚呢)”姨笑着跟我说道,对于我的试探处事不惊、从容淡定。

  “小伙子,我不仅会说客家说,早些年工作调动到南昌,我还会说南昌话呢”说着当着我的面说了一串流利的南昌话。

 

 我在南昌读大学和工作,这么多年来对南昌话也算是耳熟能详了,可她这一口流利的南昌话还是震惊到了我,瞬间让我对这位素未相识的姨另眼相看。

“姨,您刚才也说了,我们俩萍水相逢,我相信您没必要害我,但为什么你们这么热心的帮我呢”我问道。

 

“小伙子,你忘了姨刚才说的话啦,在咱北部湾,有困难人人帮,咱北部湾人是个集体,换做其他人也一样会如此,而且你要是成为北部湾人,你也应具备乐于助人的品行,你的一言一行可是代表着北部湾呐”美香姨说着,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自豪感。

“您说的没错,姨,很感谢您今天的指导,这事我看行,本来防城港之行就让我下定了决心,您今天的一番话更是让我醍醐灌顶,年轻就应该折腾,多经历才有收获,我跟您一样,看好这个项目”我激情满怀的说道。

“那还有其他问题要问的吗”

 

“没什么问题了,我想问的您都已经回答了,剩下的就是筹钱的事了,毕竟我出社会不久,这么大的一笔钱还是需要时间的”我说道。

“行,没问题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咱也聊了一上午”美香姨看了看手表,此时接近12点。

 

“谢谢姨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来跟我说这事,获益匪浅,非常幸运认识你们”我开心的说道,为了表示诚意我特意送美香姨到楼下。

  回到家不一会花花他们便回来了,手中提着从金葵市场买的各种食材,我们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北海的天气炎热,一到中午便引人发困,中午要是没休息下午便没有精神,我们坐在客厅休息,大成提议玩扑克,正好消化一下,而这个提议也得到我们一致认同。

 

北部湾特供(上)、东盟特供(下)两种扑克  

 

大成拿出来的扑克跟平常见的截然不同,两副扑克,一副背面写着东盟特供,印有东盟博览中心会址图案;另外一副写的是北部湾特供,印的是北部湾广场三叶贝图案,我摊开来一一翻看,记录的是一些关于北部湾的讲话:

原北海市市委副书记连友农:“到了我们那里,没有不赚钱的,只是赚10倍还是几十倍的问题”

温家宝总理在四川汶川灾区讲话:“四川的父老乡亲们,天灾无情人有情,不要灰心,拿着政府补助的5000块钱到两广地带做点小生意”

前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允许存在、限制发展、严格管理、低调宣传”

等等以及北部湾一号、北部湾广场黑锅揭示的隐喻,看得我瞠目结舌,扑克是人们日常休闲娱乐的工具,几乎人人都有接触,如果这事是违法的,这些扑克怎么可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这样想来这事早已被认可,北部湾人尽皆知,只是低调的运行着,天南海北的人不远万里来到这里,从事这个行业,说明这事是可行的,有利可图,我此时已不再顾虑,积极地做好加入的准备,开启新的人生。

 

玩完扑克躺在床上睡了半个多小时,醒来时已接近14点30分,午休后感觉精力充沛,大成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去了,书生在洗手间洗衣服,我躺在床上,一时半会不想起来,“叮咚”的一声短信提醒,是书生的手机正在充电,有人给他发了消息,此时他正聚精会神在洗手间洗衣服,完全不知晓有人发来消息,我看了下门口,四下无人,几番犹豫后还是打开了他的手机,虽然手机解锁需要密码,但信息提醒还是能够清楚的在主页上显示:下午三点,源悟姐,而发消息过来的是B-花花,看完后我立即放回原处,像做贼一般心惊肉跳,我做在床前思索,这短短的几句话透露了很多的信息:

 

第一点,下午三点有个叫源悟姐的人会过来,猜得没错应该是来找我的;第二点,发短信的人叫花花,应该是花花无疑,毕竟跟我们交流最密切的就是她了;第三点,花花是B-高级业务员了,也就说明她手底下有三个A-业务员,目前接触最多的是大成、书生、朵儿,他们会不会就是花花底下的三个A(业务员),这毕竟是猜测,但有一点可以知道,虽然花花不在家,但一直都在观察着我,注视我的一举一动,而他们离开家也许是为了方便串门,不打扰到我,自从防城港之行回来后给我做的讲解开始变得有层次感和带有针对性,很清楚我的软肋,这说明他们是有备而来,就像一个病人,目前处于哪个阶段,医生会对症下药,当消除了我的顾虑后将慢慢被牵着鼻子走,我想到这里,惊出一身冷汗,就在我试图沿着线索不断探索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差点让我魂不附体。

 

“嘿,你坐在这里发什么呆,赶紧起来,待会有人要来”书生洗完衣服,看我坐在床上,一脸不满的说道。

我被他吓了一大跳,“没......没什么,刚醒,睡久了头疼坐着缓下”我含糊不清的回答,赶紧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好好的清醒下。

 

从手机里显示的聊天记录

 

洗完脸听到敲门声,书生过去开了门,源悟姐站在门口,二人相视一笑,我从洗手间出来,源悟姐看到我热情的跟我打招呼,我们在客厅坐下,书生摆弄着茶具。

源悟姐,一个个胖胖的中年女人,仪表端庄,彬彬有礼,书生在一旁端茶倒水,有说有笑,似乎一点也不陌生,喝了一口水,她话锋一转看向我,微笑着说道“今天刚好带孩子到楼下的游乐场玩,正巧碰到花花,她也没见外,跟我说了你的情况,让我再给你做一个深度讲解,我在这工作很多年了,有些事情认识的会比你深一点,正好下午有空,你可以跟我说说现在还有哪里不明白的”

 

想起刚才的推论现在仍心有余悸,原本十拿九稳的事情此刻波谲云诡,我看向她,她一脸笑意,毫无波澜,我无法想象他们在这里到底经历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问题,早上有位老乡把我想问的都说明白了,剩下的事情都是我自己要解决的,对了,申购的话有发票吗,是当天申购当天付款吗,支不支持电子转账?”

“年轻人,你这个是投资,不是商品买卖,谁能给你开发票,另外付款是在银行签完合同后进行支付,肯定支持电子转账的”源悟姐慢条斯理的说道。

“合同是多少份,能先让我看下合同吗”我问道。

 

“一式三份,项目负责人、银行、自己各一份,另外,合同属于机密,等你申购后自然会有的,每个人的合同要妥善保存,不能泄露,等到那时候会有人专门给你培训这块”

“那如果因为特殊情况坚持不下来能够退出来吗”

“无法退出,但是可以转让或者继承,你要是实在做不了可以转让份额”

“申购之后还会有这种频繁的串门吗,枯燥无味,我已经非常清楚自己将要从事的这份工作”我抱怨道。

“有肯定会有的,但方式会截然不同,没办法,每个人都是这样学习过来的,即使这么多年了,我也一直保持着学习的习惯,有一点希望你注意,保持谦虚,你才来几天,不应自大,等你入了圈子你更能体会我的这番话”源悟姐对我表示不满。

“是的,您说的在理,行,那我过段时间把钱凑齐”我搪塞道,现在心里一下没底了,只能再观察观察,希望是自己多虑了。

 

“钱这事要耽搁很久吗?姐是建议你早日申购,这个月底之前申购下个月就能返19000,你完成了这件事就可以做其他事情了”

“话虽如此,但我刚出社会,手上没几个钱,这事的钱还得找家人要,这么大的金额需要时间跟他们沟通”我一脸无奈的说道。

“有件事情你需要知道,就是你申购的这个资金不能直接向家里索要,而是由你向自己的亲朋好友借,一方面你能明白钱来之不易,学会珍惜;另外一方面也是你考验亲情友情的一次机会,将来你要是成功了,吃水不忘挖井人,这些人都将是你帮助的对象,你也可以把宝贵的三个名额给他们”源悟姐说道。

“啊?难不成我还要找遍朋友圈去借这笔钱,但我的朋友出身贫寒,家庭条件好的不多,这要是借钱,没个几个月一半的钱都借不到”我非常焦虑的说道。

 

我以为就是投资钱签合同这么简单,没想到里面门道这么多,我忽然想起六月份书生有一次打我电话借钱,他当时特别急,说是在路上骑摩托车撞到老人家,我当时没钱,咬咬牙还是从信用卡套现了一千块钱借给他,借给他后一直没还,后面还是自己主动找他要回来的,然后就是从西藏回来后开始频繁的找我聊天,跟我谈心里话,谈现实、谈理想,才有了今天这回事,如果把两件事联系在一块,似乎完全符合他们说的逻辑,我心中一凛,原来一切早已设计好,我竟一步一步踏入陷阱里面。

源悟姐看出来我对借钱一事没有信心,只好退让一步:“你先付出行动,实在借不到就先申购10份后面再补齐”

 

“还可以这样?”我满脸吃惊,看样子她是急切我上钩,反而露出了破绽。

“那我要是10个份额的钱都借不到,我可以先申购21个份额再分期付款吗,我那些要好的朋友都是穷苦人家,向他们借那么多钱几乎不可能,但我又想早日加入我只能慢慢借”我尴尬的说道,遇上我这么个无赖也是倒霉。

“你......”源悟姐气得脸色发紫,感觉像受到侮辱一样,我低着头,不好意思看她。

“你自己想办法吧,我是建议你早日申购,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别到时后悔莫及”她猛地喝了一杯水,深呼吸,恢复如初,我由衷的佩服她,刚一上头瞬间调整回理性状态。

“好,这些天我会想办法,争取早日加入”看样子她是准备离开,我赶紧顺水推舟,提前结束话题。

源悟姐走了,书生瞪了我一眼“你对自己一点也不负责,这么多天一点也没看明白”然后也不搭理我,开始收拾客厅。

 

“我怎么就没看明白,你哪里看出来我就没看明白,我还告诉你,这事我做定了,这几天我就把钱凑齐,月底你跟我去银行申购”我跟他怼上了。

“你现在看都没看明白就去申购,作为兄弟,我是不会帮你的,你没看明白之前我是不会带你去银行的”书生斜睨着我说道。

我顿时火冒三丈:“怎么,过河拆桥是吧,我跟你说,这事是你带我过来看的,你要对我负责到底,我今天把话撂这了,我把钱凑齐这个月带我去申购”我指着他鼻子吼道。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不屑一顾,径直走了,我愣了一会,一时压抑,拿了包烟坐在阳台上抽着。

 

半晌,书生走了过来,我给他点了支烟,我们没有说话,就这样呆呆的看着远方,默默的抽着烟。

许久,他打破了沉默“你仔细看对面楼的客厅看看能发现什么”,他吐了一口烟,心情畅快不少,似乎也将烦恼抛的一干二净。

我瞅了瞅,对面除了一张茶几什么也看不到

“有啥不一样,乌漆嘛黑的?”我没好气的说道。

他笑了笑,指着前方“你要是稍微认真点观察就会发现,他们的客厅布局跟我们的别无二致,或者说,整个香槟郡居住的大部分房子都如此,说明了什么?”

 

“说明什么?”

他叹了口气表示无语,“说明这个小区大部分人都在从事这个事情,你所经历的都是我们之前走过的路,你心里什么想法我们也有过,甚至为了方便串门,房间里面的设施都保持一致”

“为什么?”

“因为规定”

“规定?什么规定”我不解。

 

书生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对着我笑了下,后面一直没有说话,抽完烟离开了。

我看着周围这一切久久不能释怀,美好的梦境突然破碎,我更加迷茫,烟一根接着一根,此时很想有人告诉我是我想多了,事情压根不是我想的这样,我漫无目的刷着手机,突然想起扑克牌中北部湾一号用线条勾勒出似有似无的“1040”,出于好奇,我用手机百度搜索看看能不能找到相关信息,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映入眼前的是“1040传销”这几个显眼的字,往下翻都是关于1040传销荼毒百姓以及受害者的自述,看得我心惊肉跳,百度百科提供的资料跟我的经历相差无几,传销的三大特征:拉人头、入会费、团队计酬,我深深的把这几个字印在脑海里冲散之前他们给我灌输的错误认知,这样我才能清楚的认识到自己身处险境,我深吸一口烟冷静下来,如果不是查了我可能还在纠结中,但既然意识到自己陷入传销就得想办法早日脱身,书生陷入太深,我一时无法解救,我只能先出去,日后再想法子,我苦笑着,老天爷还真是给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就在我认为自己离希望近在咫尺时,突然又被推下谷底,梦碎了,对这里也开始厌倦了。

文章来源:野马,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转载请注明出处!

 
 

粤ICP备17070154号

COPYRIGHT © 2015-2017 艺术分类目录版权所有